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西王母既然负责掌管人的寿命,那一个人能活多久自然就都只看西王母的意愿了,于是对于信仰西王母的人来说,只有顺从西王母的旨意才可以继续活下去,否则便会小命不保,这种本能的对于死亡的恐惧,无疑成为了“传西王母筹”事件爆发的催化剂。
  • 我记住了 /写在湖边的小路上/你的足印和身影/
  • 好像每次作业对我来说都不轻松,这次也一样,再次阅读、梳理,直至找到作业的着眼点时,时间已经是七月中旬了。伴随着作业的进程,我时常在畅想中看到一个个可能的自己,也时常有所兴奋,有所恐惧。突破,突破,必须突破,然后看到每一个可能成为现实,成为过去。存在本就是不断地涌现。但我知道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才能有不断的涌向,就像茁壮的植物才能一次次不停地开花。我几乎每天都在关注着自己的进步,每天我的思想都在激荡,都在涌动。每天的安排因紧张而忙碌,因忙碌而充实,因充实而信心满满,因信心而生畅想,因畅想而又满心快慰。就这样忙碌着,幸福着,涌动着,明亮着,畅想着……
  • 这里又是一个新的起点。
  • 这一年中,也常有莫名的烦躁,有时只有在教室里或全力以赴地躲进书里才可以暂时忘却这种感觉。每天早上一进教室,就有一种可以弥漫很长时间的兴奋,当我看到那一双双带着渴望的、欣赏的,抑或是假装渴望并借以偷偷地干着毫无意义却自得其乐的小勾当的眼神时,我无疑是快乐的;但当我走出教室,这种感觉就会荡然无存。可是明明天还是那么的蓝,阳光依然那么的温暖,竹子还是那么青翠与挺拔,时光的脚步没有快,也没有慢……我看着谁都别扭,正如看起来似乎他们看着我也别扭一样,我总是被动而别扭地应答于别人的招呼,甚至不敢看他们的脸。于是,我尽量少和人谈话:备课,批阅作业,辅导订正,读书,胡思乱想。
电话
www.casmetc.com